陈楸帆:在我看�科幻�教旨主义者特别狭隘 写作者访谈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  • 来源:北林教务系统_华理教务处_甘肃农业大学教务管理系统长春理工福大
阅读模式

�标题:陈楸帆:在我看�科幻�教旨主义者特别狭隘 | 写作者访谈

《银河科幻�说》主编H·L·戈尔德曾说:“几�没有任何东西能够�科幻�说那样,尖�地�示人们的�想�希望��惧以�对时代的内心�抑和紧张感。�2019年对中国科幻�说是�平凡的一年,根�刘慈欣�说改编的《�浪地�》上映,在纸�传递多年的想象力终�化为视觉奇观,人们第一次近�离感�到国产科幻的浩瀚星辰。

三�治本月的月度专题,将目光�焦�中国的科幻文化。通过讲述科幻迷群体的故事,以�科幻作者的访谈,还�这些年科幻在��土壤上�根生长的痕迹。在跨越时空的尺度上,个体的焦虑�得渺�,�维能达到的疆域无�宽广而迷人。

本文为“科幻迷世界�系列的第二篇,采访了更新代科幻作家陈楸帆。点击阅读第一篇:《�为科幻迷》

文 | 壹零

“我觉得�用想太多,真的都是命。�陈楸帆�起自己的科幻长篇�说《�潮》�得英国电影�会资助将改编�电影的事时,他如此�答。

《�潮》是他的第一部长篇科幻�说,出版�2013年。这部�说以他家乡附近的贵屿镇为��,讲述了一个处�电��圾为主业的岛屿上,女主人公�米带领“�圾人��当地�败政府开战的故事。《�潮》的电影剧本已交由英国编剧完�,之�的翻�工作还在商谈之中。陈楸帆自己对这件事�分�然,�是特别地�急。

陈楸帆���开始科幻创作,�六�拿到《科幻世界》�志评选的“少年凡尔纳奖�,三�一��得世界科幻奇幻翻译奖,是比刘慈欣更早出�在国际��上的中国科幻作家。除了科幻作家的身份外,他也是当年的汕头市文科状元,中文和影视编导�学�毕业的北大学生,曾供�过百度�谷歌互�网公�。

他穿��分�调,黑色套头衫上还有些许白色猫毛,看起�精��错,但一开�说�便暴露了——轻缓而�沉的语调,声音中略带倦�。

“少年凡尔纳�

�忆起自己第一次�触到的科幻作�,陈楸帆�到了大多数人都读过的凡尔纳。�技术相关工作的父亲总会带几本科学�志�家,在这些�志��的科幻�载�说为陈楸帆打开了科幻世界的大门。

�学一年级的陈楸帆被�亲带�到市图书馆�借阅�时,因为年纪太�,被图书管�员质疑是�读得懂。�亲说,你�便拿本书让他读。结�陈楸帆就抽了一本书读给对方�。就这样,他破例�了借阅�。由��学改建,陈楸帆在一到三年级都�天�需�上�天学,剩余的时间他都用�泡图书馆。

在这三年时间里,他翻�了市图书馆少年阅览室里的所有书。凡尔纳的三部曲则被翻烂到需��亲拿�衣针把书�新串起�的程度。他在电视上看了《星际迷航》《星�大战》这类的科幻片。“就是�呗�,陈楸帆说起那段时间�到的最多的就是“��这个�。科幻对�陈楸帆�说,是��陪伴长大的�伴。

读完了这么多的书�,他想到�自己创作科幻故事。八��的时候便�试�在三百字的方格纸上洋洋洒洒地写下他心目中的科幻故事,足足写了五页。当�龄孩��能对�两百�的作文抓耳挠腮的时候,陈楸帆已沉迷�自己创作的科幻世界中。写完拿给父�看,父�觉得他挺�容易的,鼓励他继续创作。

�六�时,�到�亲的告诫“�万���陌生人给的东西�这��的�迪,他写了《诱饵》投稿给《科幻世界》,一投�中。《科幻世界》寄�了几百元的稿酬和奖状到学校,�师把奖状拿到�上读,读完��学都��其妙地看�他。这篇作�让陈楸帆�得了当年《科幻世界》评选的“少年凡尔纳�奖,�在�忆起这个奖的份�,他说,“没有这个奖�能也就没有��的(事了)。�

�露头角的科幻作家

这份引领他走上写作�路的刊物《科幻世界》是陈楸帆在�中时无�间在学校外的报刊亭里�到。当时�看过《奥秘》�《�碟�索》这类科普读物的他第一次�触到科幻刊物,读完觉得很兴奋,是“终�找到一本科幻刊物�的那�感觉。之�便�个月�报刊亭报�,问��有没有新一期的�志。��被他催烦�便�续进货。陈楸帆也把《科幻世界》介�给他的朋�一起买。在离开家乡�读大学�,这群朋�是为数�多�陈楸帆交�科幻的人。

�图书馆�报刊亭到书店,�父亲为他带�,到他自己�求父亲给他买,�到他逼得报刊亭��进货《科幻世界》,陈楸帆在�学到�中这段时间内,把他能�触到的科幻读物都看了一�。他就�是一�海绵,�断地�收�一切他所能�触到的�科幻相关的内容。他还曾�《科幻世界》编辑部订购了几本图书,那时花了他一百多�钱,但那几本书一直都没有寄到,陈楸帆到�在都还记得这件事。

到了高中,�科�绩还�错的他在��补课�师的影�下跑�读了文科。在�有�几�男生的文科�里,他�能�之�的朋�一起�科幻,逛书店。��,陈楸帆以文科状元的身份进入北京大学读书。

到北京�,陈楸帆的科幻世界�一次被扩宽。他读到了更多科幻作�,�到了一群志���的科幻迷。大家出没在科幻BBS论�里讨论写作和科幻,用�命题形�创作,这�方�在今年的“科幻春晚�上�旧��。科幻迷们还沿用F1车队制,彼此组队,派出代表�加�文比赛,以积分制论高下。

2004年,他的作�《�》�得了“首届高校科幻作��创之星�奖,这篇文章���表在�年《科幻世界》的第五期刊物上。他�到了自己的第一个编辑——《科幻世界》的“说书人�师�,师�让陈楸帆�识到科幻写作���大众市场,“他给我的影�还是蛮深的。�

2005年,陈楸帆�加了《科幻世界》在四��都举�的笔会。在那次�会上,他第一次�到年少时耳熟能详的科幻编辑�作家,“还是觉得挺�奇的。�

�公�人到�业科幻作家

大学毕业�,陈楸帆曾在深圳的一家房地产公��了五年的市场�牌工作。下�之余,他以深圳的�中�为�感创作了中篇科幻�说《深�》。周围有几��事虽然知�他在写科幻,但也未表�出太大兴趣。那时他�梦还会�到北大校园。

�返北京的他曾先�供�中国谷歌和百度。在大公�工作了�余年�,陈楸帆看到了VR�AR的��,在2015年加入一家动作��设备创业公�担任副总�,主�负责对外业务。在这期间,他开始大��触投资人。有一些朋�会拿�他的�义�找投资,在这之�他未曾动过自己创业的念想。直到有一次,一�投资人问他,你为什么�自己�呢?

陈楸帆冷�下�,扪心自问, “这件事是�是你还想一直�,�能�到你�,�到你死,你都想��,你有热情��的事情?�

他��自己确�是想继续写科幻,继续在科幻产业里。 “既然都外�的人都说你�以�这个,你自己还��,你�就太怂了。�

想�白之�,他�这�投资人在电�里决定下了�方的投资比例。根�天眼查显示,2014年11月上海传茂文化传媒有�公�注册在上海市嘉定区,陈楸帆拥有85%的股份。没有选择北京的�因之一是上海园区给到了优惠扶�,而且他认为,��北京�市功能分化,文化产业将会���移。

2017年下�年,陈楸帆�创业公�离�,开始�为一��业科幻作家。这份工作让他比以�忙碌了很多,约稿�采访�商业活动�国内外的会议论��影视版�开�,�类�作纷至沓�。除此之外,他找�了胡晓诗��元�七月��鹿阳,�他们签约�作,帮助他们�新��写科幻。

�2005年大学毕业�到�今,陈楸帆陆续出版了6部长篇科幻�说,��翻译了2部外国科幻作�,在国内外�志媒体上�表76篇短篇作�。这些作�使得他收�了11次�语科幻“星云奖��3次科幻“银河奖�。在刘宇昆的翻译下,他的短篇�说《丽江的鱼儿们》�得2012年世界奇幻科幻译文奖,这个奖项在那时是首次被�给中国人。

�对这些�绩,陈楸帆很谦虚地说, “我觉得�刚刚开始,你�说我写多好,我觉得也没有,就��过是一直�续在写,然��续地在挑战自己。�

在他的新书《人生算法》中的第一篇《这一刻我们是快�的》,他关注到女性生育�科技,为此他收集了大�的资料,一直都苦�没有找到�适的表达方法,最�他想到了用纪录片脚本的方�,将五�女性的生育故事讲述出�。在这本书的最�一篇,他首次�试�AI�作,书写了《�惧机器》中的一部分。

对�工作�生活和写作,他已�习惯了将三者有机��在一起。�起他的写作习惯,�机和高�都是他的写作空间。“�长途�机最好了,�几个�时断网的�境就�以写。�他还举例了马伯庸的例�,“马伯庸就是�找一个嘈�的咖啡馆,�在人�人往的�置上,然�还能写得特别顺畅。�

身为作家,他为自己定下了�年阅读五�本书,观影一百部的目标。在他个人的豆瓣上,时�时能看到他对影片�书�的评分和评论。相较��说电影,他�在更喜欢看纪录片和阅读�虚�作�,最近读了一本关�北京收废�人生存状�的田�调查报告。除此之外,他还通过阅读�士硕士论文,直��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�天���信�和�感。

2019年年�《�浪地�》的上映带�了一波科幻热潮,一个月多的时间里他已���了二�多个相关采访。这波热潮让身处其中的他也�得更为忙碌,“�在逼得我�得�很高效地处�所有事务性的工作�。但他对�这波热潮也显得较为冷�,“关注度肯定是够了,但就看最�什么东西能留下�。�

Interview

三�治:你到北京上大学�,对你写作科幻有什么影�?

陈楸帆:我觉得写作群体是很��的。如�你没有这个群体里,会觉得一直是在�打独斗,有很多问题也�知��跟��,尤其是写科幻的�能就更少。我上大学时,当时有一些BBS,比如清韵书院,大江东�,太空疯人院这些,一些科幻写作者在里�互相交�。

三�治:看到你之�曾在采访里表达说,中国社会是一个异化的社会,你的�感��是中国当下社会�?

陈楸帆:中国确�很多很有��的�象,�能你在世界其他地方都看�到,就很值得写,而且特别科幻。中国对技术其�是�常包容的,甚至是过分包容的�度,什么东西都愿�试一下,先用了�说。

�在欧洲监管力度�常大,好多技术的应用需��断地论�,这东西是�涉�到��,人�,就��能应用。中国是说用就用,用完有问题�说。我觉得中国就是特别科幻的一个地方,而且大家都会觉得说高科技就是好。

三�治:“异化�相对的是“正常�,“正常�这个概念�常难被界定。想知�你选择“异化�这个�题一直进行创作,是什么�因?

陈楸帆:其��能我觉得科幻很多是包�异化在里�,但�能��人的作�里,他表�出的深度�一样。

我会特别�眼�表�人自身的�化。有一些故事是人到了特别�远外太空,或者几�万年以�,但人的�识和心�状�跟�在的人没啥区别。对�我�说它肯定是会有很大的区别。 人性其��是一个��的东西,它一直在�化,所以我更感兴趣的是这个领域的�讨。

三�治: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有天赋的作家�?

陈楸帆:也没有,我觉得论天赋�能很多人都有天赋。�我那会开始写的时候,其�有好多人也是差�多时候出�,我觉得他们都挺有天赋的,��过是很多人他�能中间就放弃了,或者中断了他��别的事情,就没有��下��写。

陈楸帆

“写作是一个�积累的过程,它有点�滚雪�一样,是日积月累的过程。�

而且我有刻�地�练习,或者说��破自己。我�次我都会想���的表达方�,因为我觉得�一个故事它其�有很多�方�,你�以选择比较简�的,也�以选择比较难的。我倾��选择比较难的方���,因为我觉得�选择最简�的方�其�没有挑战,而且久而久之会�懒。

三�治:你觉得�在创作上�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?

陈楸帆: ��破自己的瓶颈,包括�破科幻的既定模�。 有很多人�能想到科幻就会想起��既定的套路,包括尤其在中国,�能很多科幻迷更是这样,他会觉得大刘就是特别科幻。

我�几天看到一篇�文,它说除了刘慈欣之外,你还能看什么别的科幻�?然�就列了一些,看了一眼全都是所谓的硬科幻。然�就有人在那下�评论区写,你把�景芳的放在哪里?他说对�我�说这些扯淡的都��科幻。

我觉得这些所谓的科幻�教旨主义者就特别狭隘,因为他们�能阅读�常有�,或者他就觉得这些东西是科幻,其他的就�是科幻,它有特别强的这���或者��。

我觉得这�特别需��打破,�能到最�我写的东西能�能算科幻都�一定。 我觉得需���断地拓宽边界,让很多人觉得科幻��还�以是这样的,甚至很多人他会因为看了我的东西之�开始愿���触科幻,我觉得这个足够了。

三�治:你的写作会被�片化到生活中的�个时间段当中写�?会没有一个很完整的时间段�写?

陈楸帆:我写长篇需�相对完整的时间。我觉得�天�能都�有几个�时,因为你需�进入长篇写作的状�就需�时间了。短篇如�一两天或者一周内能写完就无所谓。我想清楚了下笔就�常地快,这是我的习惯。

三�治:你是�以在外界有干扰的情况下继续写作的人?

陈楸帆:对,都是被逼出�的。我觉得�业作家很多时候是训练肌肉记忆,当我到达一定程度�,我�是���感创作。而是给我一个东西,我就能写出�,而且写得是平�水平线上,质�也�会特别差,但是�写得特别好,�能需��感或者契机。�业作家��到�时能写,�时有�感,这个很��。

三�治:在您的新书《人生算法》最�一篇里采用了您�AI交互的写作方�,想了解您当�是�么想到用这个方�?

陈楸帆:大概在2017年年中想到。当时找了我的朋��永刚跟他说了这个想法,他也是�常兴奋,说这东西我�以帮你�。因为对�他�说�是特别难,有很多代�在GitHub里��能有��,�是需�调整算法�数。

我觉得让AI写�说就是很有��的�验。以�有微软�冰写诗,但�让AI�写带逻辑和情节性的东西还是�常难的,因为它到�了这个程度,所以�能是我���它,把它的语言放到我给它编织的情境里,然�让它写出�一个至少你读起�能��,而�是一个�兀的东西。

文中“分裂者�由AI程�学习陈楸帆写作�格�,

根�关键�自动生�

科幻是一个需��断��索的过程,我觉得�在很多的科幻作�都太�守。我还是希望有更多�一样的东西,哪怕�能出�的东西�太�熟。

三�治:今年《�浪地�》引�了激烈的讨论�,中国的科幻产业也�生了很大�化。你在这个行业内有�样的感觉?

陈楸帆:�上映之�到�在��的国内外采访�能有二�几个,都在��地讨论这部电影和整个中国的科幻产业,影视界也想�科幻片。我觉得这个热度肯定带�一波希望和机会。

但归根结底还是得看我们是��好了准备,我觉得�能准备得还是�够充分。我能看到的是一天之内�能立项了四�几个科幻影视项目,但感觉都是�常仓促蹭热点,没有�过�常细致地论�,或者是没有很充分地开�就��。所以我觉得到最��能还是会有很多是泡沫,就看最�能有什么好东西留下�。

�在科幻写作的群体也是�常�,我�到了很多人��写科幻,而且有好些人都�找我,�让我看他们写的东西,然���一下。我觉得也是好事,至少很多人愿��写科幻了,以��能大家都�愿�。但是还是有很长的一�路走,��好就会适得其�。

科幻是一个需�积累的写作类�。�是�便什么人都�以写科幻,也�是�便什么人都能�科幻的,真的是这样。

三�治:你觉得科幻写作在你的生活中是一个�么样的角色?

陈楸帆:(沉�)�在已���工作了,��就是爱好和娱�,通过写科幻��得精�上的愉悦。但�在�能�太一样,因为有很多的项目和deadline,会需�更加�业地�考科幻写作。

写科幻就真的是�力�讨好。我�能写一个东西得看无数的东西,得��地想,很多时候真的是想得很痛苦。

三�治:对��在想写科幻的人会给他们什么样建议?

陈楸帆:我觉得应该先�把整个科幻�上��的作�看一�,看一下大家都写了些什么,都到什么样的程度,然���写。自己�有一个清晰的定�。

三�治:您自己是无�论者�?

陈楸帆:我是个泛�论者,万物有�的那�。

三�治:如�世界上出�最新的科技,您会是勇��试的那个人�?

陈楸帆:看是什么,我肯定还是会谨�一点。如�说是一些新的科技产�,还是会�试。如�让我�冬眠,或者��脑,肯定是�谨�一点。

三�治:如�是�以��星上?

陈楸帆:我也会。但�能就是得看时机,如�他�展得比较�熟,而且他�能有过一些�功的案例之�,�能我会�试。

我一直觉得在有生之年应该�一次太空,�管是你�到哪,�能就在近地轨�上,也是值得的。我觉得应该是有机会的。

*文章��图片��www.clarkword.com

壹零

�晚争�在�二点�入�的�娘

更多阅读

《�为科幻迷》

春天里�生的故事,就在春天写下它

3月三�治笔会开�报�

记得点 这里 �👇 返���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�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���系信��布平�,��仅�供信�存储空间�务。 阅读 ( ) 大家都在看 ��阅读

猜你喜欢